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梦回大明春 > 019 途中意外

019 途中意外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经历了几场雨水,山间竹林更加葱郁。
  沈师爷骑着白捡的毛驴,穿行于茫茫竹海之中。人逢喜事精神爽,他此时心情无比舒畅,望着官道旁的翠绿新竹,情不自禁朗诵诗歌:“一迳森然四座凉,残阴余韵去何长。人怜直节生来瘦,自许高材老更刚。曾与蒿藜同雨露,终随松柏到冰霜。烦君惜取根株在,欲乞伶伦学凤凰。”
  这孬货,居然借咏竹诗句来自比王安石,吹嘘自己虽然历尽劫难,却永远都不会被困厄击倒。
  可惜,王渊听懂了懒得说话,其他三人则是完全不解其意。
  “唉!”
  沈师爷一声叹息,身边居然连个捧哏的都没有。若是宋公子在就好了,肯定要附和对应几句,互相吹捧起来才有意思啊。
  复又行走一段路程,沈师爷愈发感觉无聊,对王渊说:“渊哥儿,你既身具宿慧,不如以竹为题,作诗一首如何?”
  “不会。”王渊回道。
  沈师爷又说:“那你朗诵一首古人诗词,看前世记忆还剩下多少。”
  王渊反正也闲得无聊,索性真来一首: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”
  “好诗!”
  沈师爷听得摇头晃脑,问道:“此诗可是咏松?”
  “咏竹的。”王渊说。
  沈师爷仔细体会,点头道:“咏竹也可。是你前世所作?”
  王渊模棱两可说:“如果这首诗已经有了,那就是别人作的。如果还没有,那就是我作的。”
  沈师爷想了想:“应该没有,至少我没听过。”
  王渊心想:你听过才怪了,老子虽然记不住几首诗,但也知道这是清朝郑板桥写的。
  这首《竹石》,王渊想不记住都难。
  上辈子,王渊的老爸是大老粗,开厂子赚到几个臭钱,就学人家收藏古董,被忽悠买来郑板桥真迹。真到吓死人的地步,画中题诗全用简体字写的。老爸还挂在客厅墙壁上,逢人就吹嘘介绍,几乎挂满了王渊的整个童年,每天都要把这首诗看好几遍。
  “哈哈,”沈师爷大笑两声,“等去了宋氏族学,你再把这首诗拿出来,保证让宋公子惊为天人,整天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。”
  王渊摇摇头:“算了吧。那是个老实人,我都不好意思再骗他了。”
  沈师爷纠正道:“怎可说骗?投其所好也!”
  王渊懒得搭理他。
  沈师爷又讲起自己的人生心得:“这芸芸众生,皆有所欲,也皆有所好。你以后如果做了官,要揣摩上官的心意,要明白同僚的欲求,还要掌握下属的想法。能做到这几点,则官运亨通,青云直上,指日可待!”
  王渊说:“不就是混嘛。”
  “对,”沈师爷笑道,“这个‘混’字讲得精彩,官场就是要混。但如何能混得顺风顺水,那就要凭各自本事了。你所言‘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’,可谓道尽了做人为官之道。”
  “呵呵。”王渊笑笑不说话。
  沈复璁虽然各项才华出众,但他的境界也就那样了,只能把学生教成官场老油条。
  如果换成王阳明,做人追求都不一样,层次瞬间提升好几个等级。
  距离贵州城越来越远,地形就愈发不平坦,官道渐渐成了狭窄的山间坡路。
  一连两宿下雨,还外带一个白天,山道更加泥泞难走。
  沈师爷害怕滑倒,也不敢再骑驴了,只能拉着绳子步行前进,继续阐述着自己的人生哲学。
  走在最前方的袁刚突然止步,他那头毛驴甚至倒退,踱着蹄子发出恐惧叫声。
  “怎么停下……”沈复璁狐疑的往前方看去,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,随即惊恐大叫,“狼!好多狼啊,快跑,快跑!”
  “闭嘴!”袁刚呵斥道。
  大约有二十多匹狼沿官道下山,跟王渊等人迎面撞个正着,双方距离尚有三五十步那么远。
  袁刚告诫道:“不要转身,不要逃跑,这种地形是跑不过狼的。”
  “哦,哦。”沈师爷浑身都僵住了,只能下意识附和。
  此处山势还不是太陡峭,那些狼渐渐开始分散,打算从官道两侧的山壁进行包抄。
  袁刚已经把土弓上弦,虚搭弓箭说:“我守正面官道。”
  “我守左边。”王渊也做好准备。
  王猛说:“你还太小,我来守左边。”
  左边是山壁上侧,负责包抄的野狼,可以借着山势直扑而下。右边就要好守得多,野狼必须由下往上进攻。
  王渊道:“听我的,大哥你守右边,袁二哥护住后方,左边的狼都交给我处理。”
  王猛还待争辩,袁刚低喝道:“听王渊的!”
  狼群的阵型已经渐渐展开,但没有立即选择进攻。它们在跟人类对峙,一旦把敌人吓得逃跑,就能在追赶当中轻松捕食。而如果敌人戒备森严,狼群又会衡量伤亡代价,直接选择撤退都有可能。
  足足对峙了一刻钟,双方都没有任何动静。
  袁刚骂骂咧咧道:“真他娘见鬼了,这时日怎会有成群的野狼?”
  一般而言,只有在冬天才会出现狼群。因为小动物都躲起来过冬了,只能猎食鹿类等大型动物,这就必须成群结队进行配合。
  开春之后,野狼要繁育幼崽,小动物也出来撒欢了。这时就会选择小家族生活,顶多三五成群外出捕食,不太可能出现数量超过十只的狼群。
  他们遇到了小概率事件,算得上超级倒霉。
  王渊琢磨道:“可能是前两天下雨,气温骤降,山里猎物难寻,才让这些野狼扎堆下山。”
  袁刚咬牙说:“管它娘的。这些畜生要是敢扑上来,老子把它们全都杀光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